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 民国AU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只有白衣组双箭头

    中了刺客的毒,想看民国AU没有太太接梗,只好自割腿肉

    紧跟编剧姐姐脚步,全员贵圈真乱向,齐蹇齐双箭头,反正我只写清水

    设定跟新神探联盟差不多,架空时空,时间是民国时期,天玑天璇天枢天权都不是国家而是地方组织。钧天是个类似于德城的地方,这地方没有政府组织,靠地方组织维护治安,但是他有日本人。。。

    主要矛盾就靠日本人了


    警告,本文有人吐便当,有人领便当

    文笔渣,剧情俗烂都是我得过

正文01

  蹇宾从外面归来开口第一句便是“火车几点到?”


  “11点整,现在出发刚好。”


  蹇风接过蹇宾脱下的西装换上风衣,黑色暗纹的外衣比起一身白色西装低调不少,不过这位大少爷是准备亲自去火车站接人,再低调也躲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只好苦了身边的人时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整理了下一丝不乱的头发蹇宾才准备出发“对了,先在荷香楼定上房间,我要给小齐接风。”


  “是。”


  公孙鈐在百乐门门前深吸一口气,现在大白天,百乐门不复夜晚的车水马龙但是白天来这种地方也是第一次。留守的员工见过公孙都低声问好,而自己要找的人趴在钢琴上还紧攥着酒瓶。手指在琴键上随意按了两下。趴伏的人忽然惊起,将公孙鈐拉近身边“裘振,裘振你回来了。”公孙鈐替陵光披上外衣“属下是公孙鈐。”陵光失落的松开手扶着宿醉没消的头“有什么事么?”


  “蹇宾在荷香楼定了位置,还亲自去火车站。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要他亲自招呼。之前也没有收到过风声。”


  “接个人而已,不必大惊小怪。蹇宾现在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我就不明白,只是一座茶山,蹇宾何至于此。”陵光脚下发飘大半个身子靠在公孙鈐身上“不过现在日本人也是猖狂,说是租赁,蹇宾要是真答应了这山恐怕就肉包子打狗了。”


  “属下担心的不是茶山,那山原本属于瑶光,自从瑶光的造船厂发生爆炸瑶光就迅速败落,瑶光在钧天的造船厂码头都归了我天璇,大部分土地归了天玑,还有些零散商号归了天枢,天玑占了这茶山便将堡垒往外推了十数里现在天玑和天枢两家堡垒已经相距不足十里。日本人别的不要非要这座山,属下恐怕此中与天枢有些关系。”


  接过公孙鈐递来的帕子擦过的脸陵光总算清醒过来“孟章虽然年纪小但不至于不知轻重,现在日本人已经占了东北,在这个时候勾结日本人就是汉奸,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可是他身边的人就不一定了。阳奉阴违必然不会少的。你多注意一下天枢那边,至于蹇宾,日本人若逼急了难保他不会鱼死网破,到时候能帮就帮,我最近看日本人也是不顺眼的很。”


  “是。”


  无论如何都有点过了,蹇风看着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再想想自家少爷平日毫尘不占的做派,刚想劝蹇宾不如就在车里等蹇宾就已经下了车,一时紧张之下竟直接拦下了蹇宾。反应过来连忙撒了手“属下逾距了,不过这火车站来往人员繁杂,少爷还是当心的好。我们在外面等吧。”


  “无妨,我也好久没见过这么多人了,你看他们不都是进去了么,再说还有你们呢。”


  蹇风和手下两人喘着气总算将蹇宾安全送到车站里,生生将来往人群与蹇宾隔开个圈。今天少爷心情好,连在这么嘈杂的场合里脸上都带着笑意。这个小齐恐怕是个很重要的人。一个晃神和一名扛着行李的人撞了下,那人行李也掉落在地,连忙将行李捡起来还给他,就这一个落步已经与蹇宾错开一个身位,变故起的突然,被人绊住手脚的蹇风来不及拦住冲向蹇宾的人,另两名手下一个被人群挤散,另一个已经捂着脖子倒在地上。及时抓住持刀的手,蹇宾手上施力,折下对方的匕首反手劈过去却被人从后方钻了空子,好在蹇风摆脱麻烦及时赶到才不致重伤,衣袖上却已经渐现血迹。这时人群也发现异状,纷纷向外挤去。蹇宾和蹇风被人群裹夹着往出站口去,杀手距他们不远正冲开人群往这边赶。忽然手被握住,蹇宾手中刀一刺出便被人抓住手腕。“少爷,随我来。”见蹇宾随那人离开,蹇风只得跟着。


  刚刚脱离人群杀手便一拥而上,对方五人还不知道有没有人躲在暗处,蹇风心想只要能赶到车上离开这是非之地就安全了,拖着蹇宾向前,哪知蹇宾竟回身迎着杀手去了,不止蹇宾,带他们离开的人比蹇宾更快,长腿一扫,夺刀横刺一个照面已经有个杀手倒地而亡,迎面隔住对方的刀手腕翻转匕首划过对方手腕,同时接住刀,刺进对方心脏,干净利落。此时蹇宾与蹇风已合力杀死一人,剩下两人见于己不利丢下同伴尸体转身离去。“好了,不必追。”蹇宾开口蹇风自然遵从。


  “小齐,你长高了,刚才险些没认出你来。”齐之侃取出手绢打个折绑住蹇宾手臂上的伤口,所幸伤得不深。“少爷,让少爷涉险,小齐惶恐。”蹇风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说是男人不过还是少年模样,比起自家少爷还矮了寸许,一双眼睛透着惊慌,还带点委屈,与刚刚狠辣的身手完全不搭边。也不知道少爷什么时候认识的人。瞧了眼自己的手臂,蹇宾倒是对这点伤不介意。“都是小事,我在荷香楼定了位置,给小齐接风。”


  “可。。。”


  “这点伤到了地方再处理。”


  “什么?蹇宾遇刺了?他没事去火车站做什么?”


  仲堃仪给孟章递上茶“应该是去接人,但是什么人属下还没查到,不过既然蹇宾如此大张旗鼓的接人恐怕也没存着隐瞒的心思。到时候自然知道了。至于刺杀他的人,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孟章放下茶碗“仲先生有话直说。”


  “最近蹇宾因茶山的事与日本人杠上,闹得满城风雨,此时他遇刺必然与日本人脱不了干系,但是据属下所知刺杀之人都不是日本人,留下的尸体已经被天玑的人带走,日本人在钧天就算再猖狂只凭他们那点人也难有大作为,可若是有我钧天人参与其中,那必是防不胜防。少爷还得早作打算。”


  眼前的少年正襟危坐,显是听进了自己的劝告“我知道,天权地处湖中鲜少与外界来往,天璇天玑两个当家正当年,就连天玑那个木二爷这两年也被蹇宾打压的抬不起头来,只有我,连手底下的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有先生在,我就是个聋子,瞎子!”


  “少爷。”


  孟章摆摆手“这事与他们无关也就罢了,若真与他们有关,不用我们出手,蹇宾自然不会放过他们,至于先生,您受累多盯着点,别被他们把我这天枢卖了就成。”


  慕容离正对着镜子拆下缠头,小厮进来递上帖子。素色纸张工整的字迹


  慕容君:


  望与君共进晚餐。


  姚芳斋 20:00


  安冈晴美


  这个女人几乎日日来听戏,慕容离本不想理她,可是手指划过纸笺触摸这熟悉的图案,慕容离暗暗收紧了手指。


评论(5)
热度(45)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