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02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白衣组双箭头

01

小天使们如果喜欢请留言啊,打滚求回复

这章只有齐蹇和阿离上线,tag我就打名字?

因为是乱炖所以要怎么打tag啊,哪对出现打哪对?

求小天使只招


正文02

  “来,这是你的房间。在我隔壁。”齐之侃很久没见过蹇宾笑了,一时愣住。“怎么,不喜欢?”


  “不是,只是属下还是住原来的房间好了。”


  蹇宾笑的更开心,顺手拎过齐之侃的行李放进衣柜。“你那房间被蹇风他们占了,从今以后你就住在这。我有事情招呼你也方便,下午我叫了裁缝过来来给你量身体,真是长高了,还壮了。”齐之侃就在那愣着被蹇宾左敲敲右捏捏。见齐之侃发愣,蹇宾才想起来他坐了两天的火车恐怕已经很累了。“我忘记了,小齐现在一定很累了,你先去洗个热水澡,睡衣没有的话我叫张妈拿我的给你。到时候吩咐裁缝一起做,不打扰你休息了。”


  回到自己房间,蹇风早已等在那里“杀手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已经让人画形看有没有什么人见过他们。”


  “杀手的事你跟着,还有茶山那边怎么样了。”


  “这几个月一直有人在茶山附近打听,这些人的来路不确定,几乎只出现一次就再也没出现过,根本无从查起。”


  “日本人不会无缘无故打上了茶山的主意,茶山那边人手你再梳理一遍,这段时间不要和外人接触,这一年以内与茶山接触过的人都要查,无论如何要把日本的人的消息来源确定。”


  “是。二爷打电话过来问您是否方便和他见面。”


  “今天就不要了,明天早上再见他。”


  “是。”


  “慕容君,又见面了。”


  安冈晴美打量着卸下妆容的慕容离,一身淡青色长袍,不施粉黛,只是素净的坐在那,就与周围氛围区分开。一开口更添冷淡“安冈小姐找我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么?”


  “我只是仰慕慕容先生,想与先生共进晚餐。”


  慕容离起身朝着安冈晴美施了一礼“感谢小姐错爱,慕容离担当不起,告辞。”


  “等一下,慕容先生从不接受戏迷的邀请,我是知道的,先生今日肯来,也不过是想知道我手中的图章是哪里来的。”安冈晴美手中一块图章上面却是用手写体刻着两个字“瑶光”周边纹路是瑶光特有的图文。章上内容是瑶光的公章,这章却不是。


  “这枚章是我仿制,你来看这个。”


  慕容接过安冈晴美递来的文件,第一页确是合同,订立双方是日行商行和瑶光造船厂,第二页有安冈晴美和慕容父亲的签名及双方公章。慕容离自然不会认错父亲的签名。可是合同内容却被抽出。“安冈小姐是我要履行合约么,可惜瑶光船厂已经毁了,我已一无所有,不过既然是因我慕容家未能履行合约,所有赔偿事宜慕容离一力承担。”


  “慕容先生先坐。”安冈晴美招呼人上了茶。


  “先生误会了,合同原本已经履行完毕。当年日行商行已经派人验过货,并派人接管了仓库,其实只需要把货物运走就正式结束了这次合作。然而一夕之间船厂发生爆炸,日行商社也曾派人去现场搜寻,那批货物竟消失的无影无踪。想来那些人的目的原本是那批货,是我们连累了您的家人。所以我想尽力的帮助您,也希望您能帮助我们寻回失去的货物。”


  “既然合约已经履行完毕,你我二人就互不拖欠。不论我父亲与你们有怎样的合作。我们立场不同也没有合作的必要。”


  “慕容先生指东北的战事,我也很遗憾,晴美来到钧天已有八年光景,深深喜爱这里,但是晴美只是商人,不能左右战事,自从失去这批货日行商行信誉受损,周转出现问题已经濒临破产。这批货关系着我日行商行的死活,所以晴美才来恳求慕容先生帮助晴美寻回货物,重振家业。”


  看着安冈晴美低头恳求的样子仿佛听见那人低沉的声音“阿离,只有活着才有机会。阿离,你走吧。”眼见漫天火光,手臂甚至清楚的感受到灼烧的痛感。


  “先生?你不舒服?”


  “有点累了,我先回去。抱歉,打扰小姐雅兴。”


  齐之侃洗完澡将东西收好,从行李箱的夹层取出一沓信封,没有收件人寄件人,只有日期,最近的是上个月,最远的已经是三年前了,三年前自己刚刚送蹇宾回国不久就收到来源不明的信,也是因为这封信自己进了兵工院系。天玑是钧天最大的粮食产地掌握着钧天绝大多数粮食交易,而自己能在天玑做什么。如果要离开。。。目光放在桌角的照片上,自己和蹇宾侧对着镜头不知道见到什么笑的开怀。这一幕被路过的学生拍下来,蹇宾见到还说自己笑的太傻赶紧撕掉。总算是被自己抢下来。早就不记得当时为了什么而大笑。但是那样的笑已经向照片一样被自己保存记忆里。也只有在记忆里那个人曾这样笑过。


评论(5)
热度(24)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