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04 民国AU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只有白衣组双箭头

01 02 03

满满一章双白

正文04

  “不知今日仲兄所说,孟章少爷可知情?”


  “自然。还烦公孙兄告知陵光少爷。”


  “自然。”


  一路无话,车到路中却见有浪人进入天玑的茶庄,天玑木二爷的车就在门外公孙鈐与仲堃仪对视一眼“车停在街口,仲兄可着急赶路?”


  “当然不会,我原本打算走回来的,现在可比预计的时间早得多了。”


  齐之侃正跟这木若华在后院盘账,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很懂,偏偏木若华一副好先生的样子。有问必答,没有问题我问你啊。齐之侃担心这样下去自己早晚露馅,可惜今早没能有机会和少爷说清楚。正自纠结就听到外面杂乱之声。


  木若华与齐之侃赶过去时浪人正大马金刀的堵在门口装门神,掌柜的悄声跟木若华说已经通知了蹇宾,今日来捣乱的不止一两人而是来了十几人,恐怕是看到木若华的车停在门前,专门过来给他难堪的。木若华老早就不耐烦日本人上门挑衅,可是今早蹇宾刚提醒他不要和日本人硬碰硬,实在没办法只好冷着一张脸等蹇宾来处理。谁知道那些浪人不知道得到的什么指示,竟然在木若华面前砸起店铺。


  “你们这是做什么。”忍无可忍的掌柜的冲上去跟日本人理论,这店里一瓶一器都是心血,哪舍得人这么糟蹋。谁承想浪人二话不说抽刀就砍,掌柜以为这次完了。齐之侃伸手拦下那日本浪人,抬脚一踹,那人后退数步竟然不停直到撞到墙角,躺倒地上。齐之侃正要上前查看其它日本人将人围了起来一会就喊上杀人啦。齐之侃和木若华对视一眼都清楚这次日本人有备而来。想要拦下出门报信的日本浪人,却被其他人拦住去路。正不知所措,刚跑出门的浪人几乎是飞回堂前,满头是血,要木若华说这个死的可比刚才撞死的更彻底。


  蹇宾进门只是扫了眼地上的尸体“蹇风,你一会备上礼物去日本商社,告诉他们我这茶庄年久失修,房屋老化,塌了,不小心砸死了日本人。每位的抚恤20个银元。”


  蹇风连头都不抬,木若华此时再看那些日本人的眼光也跟看死人一个样。


  没过一炷香时间茶庄果然塌了,蹇风将尸体给日本商社送去,随他们怎么检查,个个都是砸死的。


  齐之侃跟着蹇宾下车没走两步,蹇宾停下来回头,齐之侃也跟着停下来,保持一步的距离。


  “小齐,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没有,这距离刚刚好。”


  “是么,小齐总是低着头,我怕你会跟丢。”


  “少爷,今日。。。我是不是闯祸了。”


  “你觉得自己做错了?”齐之侃抬着头看向蹇宾的眼睛,并没有一丝恼怒的意思。“小齐,你今天可看见木若华的脸色,你觉得他可曾有一丝惶恐之意?”


  齐之侃想了想木若华离去时的脸色果然并没有惧意。“那是一头老狐狸,在我面前诚惶诚恐可他根本不怕日本人,你觉得我会怕?”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少爷原本不想与日本人起冲突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也好打草惊蛇,看看这游佐浩一还有什么后手,这日本商社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靠山。”见齐之侃低头思考蹇宾理了理他的头发“游佐浩一在钧天生事并不是为商之道,他手底下一些人身上也没有商人的气质。他们这次针对我们天玑恐怕也不是商场上的争斗。不过,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他游佐浩一真是过江龙,到了我天玑的地方也要给我蜷着爪子装泥鳅。”


  蹇宾身上此时竟隐隐有些王者之气,齐之侃一时看呆了眼,等见到蹇宾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才发觉自己失礼了。脸马上红的像火烧过,呐呐的要开口道歉却被蹇宾拦住“好了,都和你说了,小齐可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是,少爷,我。。。我在学校里并没有学商学。。。我我学了兵器制造专业。”齐之侃本来就比蹇宾矮,此时差不多矮下去一个头。本来等着蹇宾对自己发脾气,可是现在蹇宾没半点反应,齐之侃心里更没底,着急的快哭出来了。终于蹇宾的手落在齐之侃头上,手指用力拨弄着齐之侃的头发。齐之侃惊慌的瞪着蹇宾。此时蹇宾嘴巴已经缩到只有平时一半大小了,这是发怒的前兆。


  蹇宾被齐之侃湿漉漉的圆眼睛看的心软,最后不解气的把齐之侃头发揉成个鸟窝才把手离了他的头发。“专业的事总是你喜欢什么去学什么的好,既然已经学了,就学以致用吧,只是下次再有这种事要提前告诉我。”齐之侃忙不迭的点头“不会有下次了。”


  “你还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了!”


  挑了挑眉“真的没有了?”


  “没 没有了。”


  叹了口气,蹇宾似乎没解气的又在齐之侃头上揉了两把才当头走了。


  齐之侃摸了把自己的鸟窝,就这么结束了?不生气?看蹇宾刚才回头时嘴巴的角度应该是真的不生气了。



昨天看完直播我仿佛是死的

好想写摸头杀,就写了

我已经分不清角色和真人了,谁来打醒我

评论(8)
热度(20)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