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06 民国AU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只有白衣组双箭头

01 02 03 04 05

假期结束人就变懒了,晚上不想写,白天摸鱼的速度也就这样了

执明终于上线了,可喜可贺

正文06

  游佐浩一看到一字排开的浪人尸体时直接掀了桌子,他没想到蹇宾这么狠,做事这么绝,不仅如此自己派出去的探子也没有回来,对于当时发生的事自己毫不知情。难道说蹇宾早就发现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已经开始防范才会如此有恃无恐,他凭的什么,凭什么敢与帝国军人抗衡。或者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会如此草率行事?一个个疑团堵在心口,游佐浩一这次踢到了一块铁板上,更可恨的是他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依然没有弄清楚铁板背后的秘密,派去茶山的人要不然是一无所获要不然就是根本没有回来。都是帝国最精英的军人哪怕在战场上也可以以一当十,就这样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自己甚至猜测过也许茶山里藏着一支军队,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军队都需要补给,以天玑的能力供养一支军队也许并不困难,但是这些年天玑的经营范围不仅没有收缩,还拓展到了海外。游佐浩一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天玑还能养得起一支军队。


  “让安冈晴美加快进度,必要的时候可以再加码。不要吝惜筹码,我们浪费太多时间了。”


  安冈晴美收到命令第一时间赶往戏院,然而这次她根本没有找到机会和慕容离接触。


  “戏院有什么好玩的,唱戏不都是咿咿呀呀的我也不耐烦听。再想个好的,我们去赛马,赛羊?”


  莫澜对这个大少爷的脾气早就摸透了“听不懂没关系,看人就好。”


  “看人?”一向相信莫澜眼光的执明在听到莫澜微微拖吊的尾音就知道这是莫澜遇到什么美人了。莫澜知道执明不耐烦听戏直接带他到了后台,等执明看到卸了妆洗了脸正拿着帕子擦水的慕容离莫澜就知道自己这次又做对了。


  慕容离见到莫澜礼貌性的点头致意,直接忽略旁边一脸呆像的执明。


  “莫澜,这。。。我要怎么办,他对我笑了。”


  “少爷,我已经和慕容老板提过了,这次来啊就是请他到我们天权去唱几台戏,顺便欣赏一下天权的景色,小住几日。”收获执明一个你懂我的眼神。


  既然莫澜亲自来接,慕容离交代了几句就收拾行囊直接跟着走了。原本不必这么急,执明也想着在城里多玩几日,不过慕容离想摆脱安冈晴美去天权自然是最佳选择,而执明自见到慕容离眼里那还容得下其他。过了最初的拘谨便成了一口一个阿离恨不得把自己拴在阿离身上,现在坐在车上只恨莫澜跑到前面去坐,大家一起坐在后面也好多亲近一下啊。


  不论蹇宾怎样不满裘振还是把东西送来了,一份未完成的图纸一把德制步枪,饶是蹇宾对枪械了解不深也知道这把枪比现在黑市流通的枪强了不止一丁半点。只是要怎么跟小齐解释?最后蹇宾干脆将枪直接交给齐之侃,一副你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的样子打算糊弄过去。


  收到步枪的齐之侃真的什么都不问,反倒是蹇宾心里空落落的。自那以后,齐之侃白天去和木二爷学茶庄的生意,晚上回自己房间研究图纸,蹇宾不忍心他每天操劳,晚上趁着给齐之侃送补品的机会帮他理顺各方关系,提点一下行事做法,最后干脆两个人一起工作。眼看着齐之侃房间里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蹇宾干脆专门辟了一个院子给他做工作室。但是不论多晚齐之侃也会回蹇宾的大屋。


  这天齐之侃投入太过等发现时已经过了两点,回到大屋发现自己房间还亮着灯,轻手轻脚打开门就见蹇宾趴在自己的书桌上已经睡着了,钢笔在记事本上滑下重重一笔。这些日子一直和蹇宾一起工作自然知道他有多累,每次都是自己受不了催着蹇宾去睡。看着趴在桌上微微张着嘴巴睡觉的人齐之侃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原来这么柔软,难怪少爷总喜欢揉自己的头发,现在蹇宾卸下一身防备,眉目柔和头发柔顺的贴着前额竟然有几分柔美。拍拍脸,看来不止少爷自己也是累的狠了。


  轻轻的唤了几声少爷,蹇宾没反应。齐之侃陷入了是留蹇宾在这里睡还是把蹇宾送回房间睡得两难境地。前者睡一觉明天一定浑身骨头疼,后者恐怕会将人吵醒。最后齐之侃看了一眼自己近在咫尺的床,大不了晚上去沙发上凑活一宿。轻手轻脚的将人抱起来,没想到少爷个子高却这么轻,好不容易躲过家具将人抱到床前蹇宾却忽然惊醒,还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下意识挣扎起来,他一动齐之侃就保持不住平衡,好在床就在眼前,两人一起跌倒床上同时闷哼一声。


  “少爷,少爷?没事吧。”蹇宾被砸的有点懵,瞪着眼睛好半天才聚上焦。就看到齐之侃一脸焦急在叫自己,仔细打量了下才了解自己的情况,扶着脑袋叹气“我睡着了,让小齐担心了。”齐之侃收回扶着蹇宾的手“是我吵着少爷了。”


  “不关你的事,趴着睡本来就睡不安稳。”原本想站起来一阵头晕,好在齐之侃手快扶住了。“少爷,不如我叫医生。”


  “不用了,就是没睡醒,扶我回房吧。”齐之侃将蹇宾扶回房间,又按蹇宾的吩咐把睡衣准备好,一转身蹇宾已经脱下衬衣准备换睡衣,蹇宾虽然瘦但因为常年习武身材匀称肌肉线条明朗,又经常西装革履身上比一般人都白皙,齐之侃正看得入神就见蹇宾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手指扣在皮带上,就算都是男子也不会有人喜欢被别人看着换衣服。齐之侃脸上一阵发烧道了声晚安就飞也似的逃了。一路逃回自己房间将被子捂到头上,活了20年还没这么狼狈过,拍拍微烫的脸颊想让自己清醒点,却闻到一阵淡淡檀香气,是蹇宾身上的,蹇宾的衣服都是用檀香熏过的,身上总带着檀香味,一定是刚才沾上的。一边想一边却又把被子捂得更紧,齐之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闻着似有似无的檀香睡过去了。


  第二日齐之侃破天荒的起晚了,急忙忙往外跑却被张妈拦住。


  “小齐少爷,少爷说你今天不用去二爷那了,先吃早饭吧。”


  “啊,张妈你叫我什么?”


  “小齐少爷啊,少爷吩咐的,以后小齐少爷的份例都比照少爷的来。”见小齐还愣着张妈拽了他往餐厅去“哎呦我的小少爷,你可别学少爷似的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也是可怜,谁叫老爷去的早。”


  张妈是家里老人,看着蹇宾长大的,比起二爷他们也更熟悉齐之侃,小齐刚来的时候只有十三四,却把自己收拾的井井有条,做饭洗衣连缝补衣服都会,人也开朗一笑有个小酒窝,再加上小奶狗一样的圆眼睛张妈恨不得把他疼到骨头里。结果没过些日子少爷要出国,死活要带着齐之侃,那时候老爷还嫌齐之侃年龄小不会照顾人,还是张妈替他说话,别看咱家少爷聪明伶俐要比生活技能那就是个半残废,齐之侃年龄虽小却能把自己照顾的妥妥当当。又和少爷亲厚,总不会亏待了少爷的。看这话说的哪有仆人亏待主子的,这不,少爷一句话就从小齐变成了小齐少爷。今后这地位可就大不相同了。


评论(2)
热度(24)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