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07 民国AU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只有白衣组双箭头

01 02 03 04 05 06 

正文07


安冈晴美将慕容离已经前往天权的事报告游佐浩一反倒使他冷静下来。因为北方的战事要钧天的人完全相信身为日本人的自己几无可能,慕容离得到从自己这里拿到的消息也不一定会完全相信,如果有一个能够完全他信任的人。。。

游佐浩一执起手中茶具缓缓茶水注入茶杯“既然慕容离不在了,你按照档案去找和慕容离有关的人,不要暴露你的身份,要让他完全相信情报。”

慕容离在天权小住才算见识了外界神秘莫测的天权少爷执明。

“阿离,阿离我们今天去泛舟怎么样。让他们打一船鱼上来我们就在湖心野餐。好不好,好不好。”

仿佛有上百只鸭子围着自己,不过今日自己是没有心情。“执明少爷,我今日身体不适,恐怕没办法陪少爷泛舟了。”

“阿离不舒服?叫医生。。。”

慕容离拦下执明的手“不用了,只不过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执明一步三回头的总算走了,不过一刻钟慕容离便轻装间行至湖边。执明是个赤诚的人,除了指派给慕容离几个下人,再没有什么人会跟着他,天权的人大多也安逸惯了,慕容离此时已经将周边环境摸透,专拣些人迹罕至的小路走。那场爆炸已经过去七年,除了自己,恐怕再没有人会记得了。摸出随身带着的萧,缓缓吹出音符,不成曲调,只剩苍凉。

日薄西山,想着晚上没准执明还会过来看自己慕容离加快了脚步却没想到被一个少年撞翻在地,少年慌慌张张扶慕容离起身慕容离见自己的萧掉落地上忙要捡起来谁想少年比他手快,拿起来仔细的看却并没有还来的意思。

“阿黎少爷?是我啊,庚寅。”

“庚寅,阿煦。。。”

庚寅原本是来湖边祭奠旧主,听到箫声赶过来没想到真的是慕容离。慕容离心下一暖,原来还有人记得。

“我原本也有去找你,听说你被你舅舅接走了。没想到来了天权。过得还好么?”

“也还好,我舅舅舅妈对我都很好,只是。。。有些事他们不让我做。”

“什么事?我可以帮你。”

“阿里少爷,你会给我家少爷报仇么?”

“报仇?你说阿煦是被人害死的?可是当时我们在一起,是我没救出阿煦。”

庚寅摇着头“不是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这件事,可是我年纪小,没人信我,有次我和少爷去找阿黎少爷,遇到慕容老爷,原本少爷是要去请安的,但是老爷在和人说话,少爷就没有过去,但是我们听到老爷很生气,他说,你们害死了齐宴邴,现在还要来害死我么。当时我和少爷就只听清这一句,少爷要我不要说出去,谁知道后来船厂出事了,我就想是不是这两件事有联系。”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么?”

“我不认识,可是少爷认识,他当时说了个名字,我不记得了,我在角落里看到那人穿黑色的皮夹克,很时髦的,好像还有紫色的衬衫。”

“黑色皮夹克,紫色衬衫。。。裘振?”

“对,少爷好像也说得这个名字就是裘振。”

“可是那时候他应该已经死了。你们什么时候遇见的。”

“恩。。。二月二吧,少爷就去找你一起看庙会的。”

“也就是裘振死前去见过我爹。害死了齐伯父,齐伯父是被人害死的?”

慕容离一直对瑶光船厂的事心存怀疑,但是手上可用的资源太少,可是齐宴邴的事情是老慕容亲自督办的,结果出来是个意外。可现在慕容老爷明明知道齐宴邴是被害死的却要对外宣称是意外,想到自家爹和齐宴邴是多年交情,齐宴邴去世后爹爹就变得焦躁不安,整顿船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很多老人都在那时候离开船厂。裘振,裘振是怎么死的来着?在陵光面前自杀,陵光因此一蹶不振。他做了什么一定要自杀,陵光知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好像被串起来,可是偏偏抓不到线索。这时候慕容离想到了安冈晴美,为了合作她一定会拿出更多筹码。

终于将步枪完整图纸绘出,齐之侃完成工作一身轻松。蹇宾看到齐之侃抱着图纸一路小跑着进来就知道是好消息。果然一见到蹇宾齐之侃就开始傻笑,眼睛亮晶晶一副快表扬我的样子。自从齐之侃回国蹇宾总是觉得齐之侃跟自己生分许多,也许是男孩子长大了不愿意和别人亲近了,也许真的是时间空间消磨了情义,但如今又看到齐之侃和三年前别无二致的少年气笑容蹇宾也不由自主弯起嘴角。

“小齐做的好,想要什么奖励。”

“不要,帮少爷做事情是应该的。”

蹇宾笑着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存款单“不是帮我做事,是有酬劳的,我都帮你谈好了,图纸送过去还会有尾款。怎么样,还满意么?”

齐之侃在国外也自己打过工,有点小存款,但是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还是兴奋的想跳起来。

“有要买的东西么?”齐之侃摇头。

“对了,看看这个。”蹇宾拿出来的是张请帖,“遖宿商行在城西开了新店,请我们去呢。”

“我怎么没听说过遖宿。”

“跟我们隔了座山,钧天的人很少去,不知道为什么要把新店开到钧天城里,而且在他们开店前我们居然没收到一点消息。我刚刚问过陵光他们,他们也是今天才知道遖宿新店要开张的事。看来遖宿的当家人还是有些本事的。我们就不用亲自到场了,天璇去的是公孙钤,天枢。。。不知道仲堃仪会不会去,我嘛,打算让小齐替我去看看,就在后天。这两天先放松放松。”

“好。”齐之侃答应的痛快。

不知道是不是遖宿的事齐之侃觉得蹇宾变得很忙,原本想要跟在蹇宾身边帮忙蹇宾却总是说他这段时间太劳累,应该去放松,年轻人哪有每天净想着做事的。齐之侃很想回嘴说难道你不是年轻人么,到底也没敢说。在家里无所事事过得齐之侃浑身发痒就去院子里打了套拳,又耍了会刀。明天就要去城西,听安排好像要在那边住一晚还要参观遖宿的新设备。一来一回就得两天一夜。不知道遖宿有什么野心,天璇和天枢对待这件事又会是什么态度。边练边想,最后干脆想也不想身随心动,齐之侃手上的刀是唐制环首刀,属军中常用刀,再加上齐之侃步伐灵活手上沉稳有力,格架扫进,劈砍撩扎、刀法大开大合刀锋所指竟然隐隐有些杀气,最终到达庭前,一树桃花挡在面前,齐之侃一个并步劈刀,将整个花枝砍了下来。却也吓到了站在桃花后面的人。

齐之侃见蹇宾跌坐在地上连忙上前扶起他,蹇宾想到自己居然被齐之侃的气势吓得跌倒就一阵窘迫。推了推齐之侃想让他离远点,自己还没那么弱。齐之侃却以为蹇宾哪里不舒服更加紧张一路将蹇宾扶回房里还要叫医生。齐之侃一脸无辜的被蹇宾拍掉扶着他手又把他往远推了推。“我又不是玻璃做的。摔一下还会碎么?”

“我。。。我就是太久没动了,今天天气也好。”

“恩,我也才知道小齐身手这么好。看来在国外的几年也没荒废功夫呢。来,试试新衣服。”

齐之侃这段时间衣服泛滥,只要蹇宾做衣服总要给他做一套。样式大多不同,但是布料却是一样的,就像现在试的风衣,蹇宾就有一件长的,自己这件稍短,宽肩窄袖,行动方便。

一边给齐之侃拉衣领一遍念叨“就知道你好动,挑了件短款,领子是我叫他们改的,拉上来能挡住半张脸。”果然领子拉上来齐之侃就剩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露在外面。“怎么样,好不好看。”

“好看。”齐之侃声音闷闷的,蹇宾依然在给他搭配。长到这么大也只有这个人会为自己张罗这些事。自己老爹一心扑在工作上,连自己上的什么学校都不知道,师傅神龙见首不见尾,教自己一套功夫就不见了。每次父亲都会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洋枪大炮的你还在这耍大刀,然后就被师傅从窗户丢出去。自从父亲去世师傅就再也没出现过。

等把齐之侃收拾停当了都已经掌灯了“对了,明天你去城西有什么事情你就便宜行事,我让蹇风和你一起。这个拿着。”蹇宾从抽屉取出私章“这次去,你代表天玑。有什么想法就放心去做,万事有我呢。”




依然摸鱼,就先不捉虫了

蹇宾有点当妈的潜质了,ooc是我的锅,不过易恩说Evan拍完戏母性更强了?也许跟蹇宾有点关系呢【强行挽尊】

风衣那个参考Jerry那件黑风衣,其实我对款式没印象,我就记得显腿长,满屏大长腿的感觉

一写到日常我就收不住手可是我是要搞事情啊,要大场面,要追车,要爆炸再追车再爆炸。。。。

看了一眼大纲我刚写了八分之一并且还没写到大场面,有点绝望

下一章争取能搞事情


评论(6)
热度(13)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