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主齐蹇齐】钧天旧事08 民国AU 清水无差 全员乱炖 只有白衣组双箭头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一章以后会大修的,但是我还是先放出来吧,我怕小天使们已经忘了我了

顺便,本章疑似邪教上线,你们猜是谁和谁的邪教

  正文08

 

  齐之侃出发赶往城西,但是从出门开始就心神不宁,对于心思单纯的齐之侃这种情况很少出现,蹇风专注开车,齐之侃也无事可做就干脆梳理一下近些日子的发生的事情,然而除了蹇宾最近很忙之外并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他没什么时候是不忙的。念头渐渐移到那份图纸上,图纸交到齐之侃手上已经完成80%左右,自己研究出现问题时蹇宾都会将问题反馈,一般隔个一两天自己就能获得准确的实验数据甚至实物。这不是几个人或者一个实验室就能做到,再联想到日本人对茶山的执着。也许天玑的地界上真的藏了一个兵工厂。茶山是蹇老爷在的时候就被划给天玑,那么这个兵工厂存在至少已有5年,每年产出的兵器去了哪?天玑自己的船运原本在二爷手上,自从少爷开拓海外市场之后才逐步收回。所以有人负责生产少爷负责运输?钧天在向外输送武器?可是国内战场呢,只有天璇还有船去北方,如果天璇也参与了,那么产出矿石的天枢。。。齐之侃将头仰在靠背上,钧天就像一汪浑水,深不见底。

 

  仲堃仪和随从在茶寮喝茶,不是不想走,是走不了了,距离遖宿的新店就算开车还有2个小时车程,难道叫黄包车过去么,不过好在,这里是天玑的人去遖宿的必经之路,仲堃仪在此守株待兔。看到白色车辆转过来微微一笑,不论来的是谁既然出动了蹇宾的座驾那自己可真是逮到只大兔子。

 

  最先发现仲堃仪的是蹇风,仲堃仪在天枢的境遇大家心照不宣,不过齐之侃出门的时候蹇宾就提示过,天枢的仲堃仪,天璇的公孙鈐,可以接触一下。顺理成章的邀请仲堃仪同车而往。仲堃仪也不推辞,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搭便车,跟何况见到了传说中蹇宾的心腹之人。

 

  “叫先生太见外,齐兄弟,仲某虚长几岁,直接称呼我仲兄即可,我与天璇的公孙兄有一面之缘,这次前往,公孙兄应该已经到了,我来替你们引荐。“

 

  有了仲堃仪这名乘客齐之侃也不觉得无聊,因为齐之侃刚归国,仲堃仪沿途给他介绍了这几年钧天的时事,人事变化,虽然这些蹇宾都给齐之侃补过课但是仲堃仪风趣多才,介绍中还有些逸闻趣事,听着不觉无聊。路过日本会馆,看到来来往往穿着浴衣的日本人,两人都觉得无比碍眼。

 

  “小齐兄弟也许没感觉,原来日本人来钧天是做生意的,对谁都客客气气的,生意做得也不错,可是后来么。。。你看这条街,原本是玉衡的地盘,原为在天玑与天枢之间缓冲带,开始只有几家日本商铺,后来整条街差不多被日本人占了,孟章少爷年幼这一带他顾不来,蹇老爷子在的时候想要收回地盘的,谁知道天不假年,现在倒是咱们钧天的人去的少了。如今日本人的生意做得不好,日子反倒过得不错。”

 

  齐之侃拿不准仲堃仪的意思索性不开口,一副愿闻其详敬请指教的样子。仲堃仪也不拿乔“现在外面的世道可不如钧天这么平和,到处都在打仗,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自己人和日本人打,如果有朝一日战火烧到钧天,小齐兄弟没有早作打算么?”

 

  “齐之侃独身一人,没什么好打算的。”

 

  仲堃仪被抢白了也不恼“这点我们兄弟倒是同命相连,仲某也是两袖清风,只不过适逢其会,乱世之中挣条命,因为孟章少爷另眼相看才有了今天。既然老天爷给了仲某这个机会怎么能不做一番顶天立地的大事?”

 

  “仲兄觉得怎样才是顶天立地的大事?”

 

  “驱逐外虏。小齐兄弟觉得如何?”

 

  齐之侃一出发便有人立即汇报给了游佐浩一。“慕容离的人手已经在查齐宴邴的事,不久就会有消息,不过这次蹇宾派了齐之侃和蹇风,这个时候蹇宾不是应该把蹇风留在身边比较好么?还是我们的情报有误,今天蹇宾并不会亲自去接船?”

 

  “因为蹇宾并不完全相信齐之侃,他让人把齐之侃的时间精力都占用就是防止他去翻查当年的事,而且,齐之侃的背景太干净了。在商学院成绩中等,不参加集会,朋友很少,甚至没有留下什么可以称得上有用的线索。你觉得齐之侃会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么?”

 

  安冈晴美回忆了一下少年的样子以及手下的汇报“他的身手很好,出手就杀了我们两个人。各个方面都很出众,就算我没有经过训练,只是作为一个女人只要见过他也不会毫无印象。不过,就他回国以后,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看戏,每天除了商行蹇宅两点一线就没去过别的地方,难不成蹇宅里藏了什么宝贝?大佐是想要趁此机会端了蹇宅?可是我们人手。。。”

 

  “不,今晚我们以码头的行动为重,只要拿住蹇宾还有和他接头的人,蹇宅里有什么我们还能不知道么?”

 

 

来人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沉默的站在蹇宾身后等待主人的询问。

“怎么样了。”

“少爷,码头已经准备好了,船8点靠岸。”

 

 “知道了,日本人那边有动静么?”

 

 “码头最近几天出现了不少生面孔,不过每次只有两三人,总数在三十左右,日本人能动用的人手不多,他们还启用了一个仓库,仓库是属于苏家的。泄露消息的是前院孟家小子,跟在蹇风身边当差,因为是家生子蹇风对他很信任,当他是兄弟。不过一年前开始烂赌,欠了不少钱,借给他钱的是日行商行的一个管事。”

 

“蹇风不知道这些事?”

 

“蹇风知道他欠赌债,还替他还了一部分,这小子也消停一段时间,不过最近固态萌发又欠了一大笔。不过这些蹇风还不知道。”

 

“家生子。。。知道了。这些你看着办,别让老人寒了心。日行商行的那个女人在做什么?”

 

“她在积极接触慕容离,不过慕容离躲去了天权。更多的属下探不到,她身边的人不是普通人,有好几次差点发现属下的人。而且商行内部等级森严,重要事情都掌握在日本人手里。”

 

“那你告诉我,他们在钧天这些年是赚是赔?”

 

“面上是赔的,但是。。。日本人每次来的船吃水都不深,但是每次出航吃水很重。”

 

“看来孟章还是控制不了手下的人,也难怪仲堃仪四处拉盟友了。”

 

码头上白天与往日一样,但是精明工头老包早就发现不同,这几天来的人有几个没见过的,说是从别的码头过来的,满钧天一共7个码头,天璇地盘上的码头最大,排在后面的天玑天枢各有一个,还有天权独占两个,谁叫他在岛上。剩下一个已经废弃了,一个特别偏僻的没什么人去。码头上的工人都是哪里有船去哪,自己不说个个能叫出名字,但是脸还是记得住的。一边想一边把些难搬运的东西分给新人,还要将这些人分开。我管你来做什么,这么大的码头,就这几个人还不够看。不过这事还是往上报一下比较好。

 

齐之侃与仲堃仪到达遖宿商行是由管事招待,果然公孙钤已经提前赶到。相互介绍还未落座外面就报天权的人到了,三人就见到了一身红衣的慕容离。

 

慕容离一身红色长衫,不显艳俗反倒衬得人愈发精致,再配上清冷的性格更加不似凡人。慕容离作为戏院的头牌在钧天很是出名,就算没听过戏的也总能在各种小报上见到传闻照片。只是齐之侃对此从未上心,所以对于慕容离的出现唯一一个没反应的就是他。反映最大的却是公孙钤。

 

“慕容?你怎会代表天权?”

 

慕容离见到公孙钤才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公孙先生,我现在在天权做个管事,主要负责天权与城里这些来来往往。”

 

“没想到还有人能使得动慕容老板,在下仲堃仪,对先生仰慕的很。原来先生与公孙兄是旧相识,公孙兄也不为我们引荐一下。”

 

“公孙先生曾救我于危难。”

 

“举手之劳,慕容管事不必挂心,这位仲兄已经自我介绍过了,这位是齐之侃,今日代表天玑前来。”四人相互寒暄入座,慕容离为人舒冷,齐之侃奉行少说多做,好在有公孙钤和仲堃仪组织话题才不至于冷了场面。今日来祝贺的当然不止四人,还有原本与遖宿有来往的商家与遖宿在外的掌柜都派了人来,只是四人身份特殊,所以单独一桌。别人看来这一桌人虽然年轻不过各有风采。公孙钤最为稳重,一身水蓝色西装也不失风雅,仲堃仪一身墨绿西装,不似商人倒像是学校里的老师,不过他本身也是孟章的老师。所以孟章一直称呼他为先生。最不在意衣着的就是齐之侃,他不在意蹇宾在意。蹇宾喜欢白色所以齐之侃的衣物也大多为白色,再加上齐之侃年龄偏小如果不是一直摆着冰山脸要被人当做谁家的子侄了。

 

 佐藤收起手上的望远镜,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海上能隐约看到船的轮廓,再有半小时就该靠岸了,蹇宾已经出发,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达。今日跟着蹇宾出来的就有孟家子,因为蹇风不在才代替他给蹇宾开车。

 

 蹇宾的两辆车几乎和船同时到达。佐藤谨记游佐浩一的话,一定要等到船上的人与蹇宾接上头才动手。等在码头的工人见船靠岸就自动去领货物,只有两个人逆行而来,只是离得太远,来人又带着帽子。佐藤根本无法分辨。直到那人站在车前,蹇宾才下车,不过有人比他更快。“少爷小心!”几乎同时,子弹穿过胸膛。因为孟家子的预警,蹇宾及时躲藏掩蔽,而佐藤也不得不仓促发起攻击。

 

“火力都集中在你的手下那里,看不来他们要抓活的。”两名船客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蹇宾身边“毓埥”

 

“蹇宾。”

 

两人简短介绍,毓埥身后的人已经打开箱子快速组装了一成一只狙击步枪。蹇宾见过,和裘振交给齐之侃的那只一样。蹇宾这次出来只带了六人,两辆车,孟家子已经死了。其他人都按之前的吩咐找个安全地方躲着。日本人为了能活着带走蹇宾必然要接近。所以当日本人离开掩体的时候狙击枪也同时响起。蹇宾不动声色看了眼年轻人。

 

蹇宾龟缩不出最为难的是佐藤,已经有船工因为这边的响动二惊觉,自己虽然损失了几人但人数上占优,只不过时间紧迫。大佐只是要活的,不死就行。佐藤拉响手雷朝着蹇宾躲藏的位置扔过去。

 

蹇宾这辈子大概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佐藤心里有数,只是炸掉了蹇宾用来掩藏的货箱,不过被炸飞的木屑仍然锋利异常,而蹇宾此时正被毓埥压在身下。这人在爆炸的第一时间就将蹇宾扑倒,不止保护住蹇宾,还彻底断了蹇宾撤退的路线。“蹇宾先生到了此时仍然不肯掀开底牌么。”

 

既然蹇宾位置已经暴露,佐藤迅速合围。只是包围圈里的两人似乎都不把他当一回事。陌生人只管好整以暇的欣赏蹇宾烦躁的整理衣衫的样子,还时不时上手帮忙。

 

“蹇宾先生,还有这位先生。我的主人邀请两位去府上做客。”

 

“你的主人是游佐浩一么?”

 

“蹇宾先生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真不巧,我刚好知道有人邀请你去府上做客。”

 

“是么,不知道是哪一位。”

 

“阎王爷,听说过么?”

 

蹇宾和毓埥几乎同时出手,佐藤反映最快,但是他枪还没举起来就被一颗子弹击穿前额。年轻人从远处向蹇宾致意。而赶过来的船工也并没有被激烈的交火吓退,而是有组织的加入,战团。进入场地的日本人变成活靶子。后方掩护的人更是无声无息。一场战斗发生的突然,结束的平静。远处船工还在尽责的搬运货物。码头上如往日一样灯火通明。

 

蹇宾的人撤走的极为迅速。现场除了遗留的硝烟味和血腥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主人,蹇宾都走远了,还看的到?”

 

见毓埥作势要打夜枭连忙躲闪“主人怎么会对这个蹇宾这么上心,难道因为他好看?”

 

“离了遖宿你就要上天不成。这个蹇宾今天借我们设局自己做饵引日本人上钩,歼了游佐浩一的精锐,还顺便探到了我们底。这份心计和胆量就不容小觑。”

 

“可是这样做一定会引起日本人的疯狂报复啊。真可怜。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了。”

 

“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狂。蹇宾这一招也算投石问路,就看其他三家要怎么动作了。”

 

天璇码头的枪战被第一时间报告给各家家主。只有陵光因为老包的汇报知道交火一方是日本人,另一方就好猜的多了。在钧天能跟日本人硬碰硬的目前也只有天璇和天玑。陵光一边暗骂蹇宾将战场设在天璇码头不打招呼就把天璇拖进泥潭一边通知码头那边善后。遖宿那边电话打不通。偏要选在这个时候,公孙钤不在,这些事都要自己亲自去做。这个时候不能走错一步,如果日本人要反扑是不是应该先封锁码头?

 

执明和孟章接到消息都是一头雾水,第一反映是往遖宿商行打电话,不过一直不通,一直占线,心里免不了咒骂一番。而被骂的人整一遍遍反复拨打电话。“小齐少爷,会不会是少爷有什么应酬回去晚了?”

 

“不会,少爷晚回去张妈一定会给少爷准备宵夜。我打了这么多次电话,张妈早就被吵醒了。少爷最近在做什么你知道么?”

 

“我只知道有一批很重要的货要到钧天来,少爷很重视,一直亲自接洽。”

 

“那批货走哪?”

 

“天璇码头。”

 

“走,去打听消息。”此时遖宿的电话反倒平静了。

 

孟章拿起电话播出许久不用却牢记在心的号码,也许,今夜是一个机会。


评论(1)
热度(12)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