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小惩大诫 俱公公×秦子阙 调教向慎入

没啥我就是想欺负一下傻白甜阙儿

那啥我知道大家对俱公公颜值比较怨念,没关系可以随便代入,我不会对俱公公颜值进行描写的

最后,这是个试水,如果喜欢请点红心,分享,加评论告诉我

真没想到我写了2500还没写到正题

正文大概就是阙儿被爹锁起来逃跑之后发生的事

01

秦子阙跳墙跑了出来本来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好去找表妹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个黑衣人堵在街口,前一秒还腹诽这人有病啊大白天穿黑衣蒙着脸,下一秒就被人装进麻袋拖上了马车。

好容易从家里逃出来刚出门就又被锁起来,出师不利啊。秦子阙被关进房间之后上蹿下跳半天也没人理会。只是门窗都有人把守,他在家本来就有三天没吃东西,现在饿的不行还在折腾,不折腾不行啊,在家里没人会伤害自己,绝食还有人端着吃的来劝,谁知道这群人抓自己是要做什么。可惜身子不争气,又累又饿没一会儿就靠着门边睡着了。

俱公公听手下回报秦子阙逃家已经被抓到别院去了,现在正在挠门忍不住露出笑意,这小崽子还是逃不出自己手掌心。可是到了别院看到秦子阙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就想扶额,这是多没有危机意识,也难怪会被个女人骗的晕头转向了。秦子阙不算是睡过去的应该算是饿晕的,正迷迷糊糊的有人给自己喂了碗香浓的甜粥,循着本能将一碗粥喝的精光,还没饱可是那人不给喝了。秦子阙这才睁开眼睛想再要一碗。俱文珍看着怀里的小东西闭着眼睛喝了一碗粥还没被呛着也不得不感叹这小祖宗在家里是得宠成什么样子。至于对方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跟着碗走这种事,就让俱文珍想到宫里那些贵人们的小宠物。他总觉得那些没灵气的蠢物不配自己的宠爱,眼前这个正好,身份尊贵,聪明伶俐还有点小脾气。见着秦子阙醒了眼睛直直盯着自己手里的空碗就忍不住放轻了声音。“一碗粥够了,你几天没吃肠胃弱不能多吃,再说,少吃点你也少受点罪。”

秦子阙这才意识到身边有人“俱公。。。义父,你来救我了”又觉得自己靠在人身上的姿势有些别扭挺了挺身子离人远点,俱文珍也不以为杵,反倒是怜爱的给早就脏成花猫的人擦了把脸,又顺手捏了两把,直到秦子阙受不了拍开他的手才意犹未尽将手离开秦子阙的脸“看你脏成这样,得好好洗洗。”

“是是是,我回到家一定好好洗洗,现在太脏了别弄脏义父的手,我这就回家。”秦子阙兔子一样窜出门去,谁知道门口闪出两个人,兜手一抄,就将人抄起来。“去,洗干净了送到东厢来。”

“义父,俱公公,你做什么抓我,放开我。”秦子阙被一路拎进浴堂,水都烧好了,还冒着热气。两个小太监接手了秦子阙,伸手给他脱衣服“滚滚滚,少爷会洗澡,都给我滚出去”小太监不为所动,一人擒着他一只手不知用了什么劲秦子阙怎么都挣不脱,两人一手擒着秦子阙,一手给他脱衣服,配合默契不一会就把秦子阙剥个精光,期间脱裤子的时候遇到顽强抵抗,只得点了秦子阙的穴道才顺利把人放进浴桶。“你们放开,洗澡就洗澡,别动手动脚的,放手放手,爷也是你能碰的么”虽然不乐意,但是现在腿上无力,两手被制,秦子阙也就嘴上能嚷嚷几声,被人从里到外洗个干净。等从水里捞出来白嫩的皮肤被熏得微红。抢过布巾擦干净自己马上去拿衣服,在陌生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的让秦子阙觉得很不舒服,自己那身衣服早就不见了,挂在那的只有一件里衣。“你们把我裤子拿去那了,把裤子给我”

两个小太监只拿出一匹长绢围着秦子阙裹了一圈,把秦子阙包成茧状,或是嫌他呱噪卷了个绢帕把秦子阙的嘴堵个结实。秦子阙好不容易挣出双手把嘴里的绢帕拿出来就开始和身上的长绢争斗,好容易把两条腿解放了想跑,找遍房间却没找到条裤子,正犯难的时候就听到推门声,来不及细想就把绢有裹回腿上。“俱。。。义父,你,你这是做什么,叫他们把衣服给我”

俱文珍仿佛没看见秦子阙的狼狈样,自顾自给自己斟了杯茶“阙儿,木芙蓉伙同夜行大盗逼死了朝廷命官,已经被通缉,你是还要帮她么”“胡说,芙蓉她不会做这种事,是你逼死姑父诬陷她。”“那你是冥顽不灵,那咱家可就保不了你了。”

秦子阙本能的感到危险顾不得那么多拎着绢布就往门外冲,还没到门口就被从后面扯住跌回房里,门也随之关闭。秦子阙跌了一跤绢布散了一地,原本被里衣堪堪挡住的下身也因此暴露出来,慌得他连忙用手来挡,却看道俱文珍正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那里,联系之前他说的话惊得秦子阙语无伦次“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我是秦家唯一的儿子,不能不能做太监的。”俱文珍知道秦子阙是误会了“你若拒不认错我将你送入宫里做太监,每日在我手下做些粗活,做的不好还会挨打,如果你认了错,你是我的儿子,我帮你开脱,大不了动用家法,小惩大诫。”

“认错?我有什么错?我没错,你也不能把我送进宫。”秦子阙终究不傻虽然不知道俱文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心里面想的好,抵死不认错,大不了一头撞死。一见秦子阙的眼睛乱转就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俱文珍一个俯身秦子阙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重要部位就落入敌手。俱文珍手上微一施力就疼得他浑身乱颤,哪还有力气去撞墙。撤了手上的力气将人揽到怀里“为了个女人顶撞长辈,背弃家门,你还没错?”

“我有错也有我爹来管教,轮不到。。啊啊啊啊疼”最后一声呼疼听着倒像是撒娇。俱文珍温柔的揉擦手里的小东西,好像刚才出重手的不是自己。秦子阙两只手扑腾半天既没逃离掉俱文珍的怀抱又没摆脱对方作乱的手,反是自己累得气喘吁吁。“我既然是你义父自然有权管教你你现在可认错?”秦子阙年纪本来不大,虽然经常去平康坊胡闹可是身世好家教也好算的上洁身自好,现在被人刻意讨好,这小东西已经有抬头的趋势,羞得最后只好拿手来捂脸。俱文珍见他不理自己手上用力刚刚抬头的小东西被刺激的又软了下去。“士可杀不可辱,你,你杀了我吧。”

“你认了错你爹弹劾我的事我就既往不咎,木芙蓉,他只要不和夜行大盗扯在一起我也可以放她一马。”“真的?”见小家伙又有活力一脸希冀的望着自己俱文珍难得一笑“当然,你认了错就放他们一马。”“那你不能把我送进宫里当太监”“不会,我舍不得”“那。。。我要是认错你会罚我么?”“会,做错了当然会罚,而且你爹把你教的没规矩,从今往后你要跟着我学规矩”

秦子阙根本就没搭理学规矩这事,只要不进宫被罚也就是打一顿板子吧,又不是没挨过他爹的板子,只要过了这关,以后见着这老贼绕着走。打定了主意秦子阙也不扭捏“我认错,义父我认错。”“错在何处?”秦子阙被问的一愣好在刚才俱文珍说的话他还记得“我不该为了芙蓉顶撞义父,不该逃家。”俱文珍知他根本没上心,也不说破“好,知道错了就好,顶撞义父这一条就二十板子,私逃是个大罪,先把二十板子挨过了再慢慢算账,跟着过来吧。”


评论(14)
热度(64)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