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音炮砸穿脑洞

小惩大诫04 俱公公×秦子阙 调教向慎入

我就不发图片了,走微博吧

我写了1W+了,一个肉文写了一万字了,我也是佩服自己

下章开始走剧情【这文居然需要剧情】然后三到四章完结

如果喜欢请大力戳红心,写评论

以下是正文

04

      秦子阙丢了,秦家无论如何都是要知会俱公公的,秦尚书亲自上门求俱文珍帮忙寻找亲子,俱文珍答应的真诚。等人走了便离家去了别院,进了门就见秦子阙上前行礼,行动流畅一丝不苟没了之前的浪荡劲,让俱文珍很是满意。唤了人进门秦子阙小心的跪坐在俱文珍身边生怕做错了什么,除了前几日立规矩之时俱文珍不许他穿衣服,如今已经恢复平日里的装扮。白日里还请了先生来教他读书,文五文六两个寸步不离若是学的不认真或是功课不好还有的罚,但也之是戒尺一类的,秦子阙幼时读书也没少挨。不过俱文珍的戒尺比起那些先生的威吓力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这几天秦子阙的功课已经让先生极为满意了。

       俱文珍拍了怕大腿秦子阙便乖巧的的伏在他腿上任由俱文珍扒开他的裤子检查伤势,外伤已经愈合的七七八八只留下一些青黄的痕迹,伸手探入,秦子阙只是紧张了一下就放松了身体任由俱文珍手指探入,这些天身上的伤上药由文五文六负责,里面的伤俱文珍从不假手他人。见秦子阙已经好了便将人翻过来抱在怀里。“阙儿最近瘦了。”秦子阙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老实的窝在俱文珍怀里任由俱文珍捏着他已经尖了不少的下巴,这些日子因为有伤在身每日只有一些汤汤水水,还有苦到不能再苦的汤药,虽然都是大补的但秦子阙早就吃腻。见着秦子阙低着头撇嘴就知道他对最近的膳食极为不满“阙儿如今身体好了自然能吃点好的。”果然看见秦子阙两眼放光,这些天秦子阙是听话了许多,但是在俱文珍面前总是谨小慎微连笑脸都不见一个,早知道小家伙这么好骗早就给弄点好吃的了。

      虽然这一餐依然清单为主但好歹是看见肉了,俱文珍看秦子阙只盯着肉吃就亲自夹了菜给他。秦子阙被看的不自在又见俱文珍没吃几口便也夹了菜给他,本来以为俱文珍不会喜欢谁知道他吃了个干净,于是又夹了几次。桌上有道酒酿梅子因为夏日里做的冷食秦子阙最是爱吃,俱文珍看他吃的多了担心他肠胃没有恢复贪凉了闹肚子,就拦了他。秦子阙怏怏的不太乐意。“没关系,厨房里还有的是,阙儿要是喜欢,义父陪你。”

走微博

      第二日秦子阙被叫起来穿戴,家规要求秦子阙每日要伺候俱文珍更衣,不过每次都是文五文六帮秦子阙穿戴,俱文珍早早便收拾好了自己。秦子阙手软脚软又没有睡足,才穿好衣服离了文五文六向俱文珍行礼却脚下一软,没有撑住直接来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窘迫的想要爬起来却听到俱文珍爆发出一阵笑声。靠着文五文六的支撑才勉强站起来看到俱文珍笑的前仰后合内心不忿地诅咒“笑吧笑吧,最好笑死你”

   “阙儿不必行如此大礼,哈哈哈哈,咱家好久没有如此开怀了。”挥退了文五文六揽过秦子阙狠狠的亲了一通,“这样吧,今日我便给阙儿请个武师傅来,阙儿可要练好了身体,不要他日见人也行此大礼。”虽然被嘲笑了一番但是如果能习得武功也许逃出去的机会又多了一分。

      见着俱文珍请的武师傅秦子阙便一阵泄气,果然不能期望过高。来的人是个老太监,看起来比俱文珍还要老的多,整个人瘦小枯干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偏偏一头乌发,两只眼睛低垂让秦子阙看不清他的目光。秦子阙只想着又来一个死太监,被软禁在别院,除了先生其余的全是太监,脸个侍女都没见着过。不管心里怎么不满还是规规矩矩行礼“学生秦子阙,给先生请安。”

“先生?你可知我身份?”

“学生不知,义父今日言明会替学生选一位师傅,那学生叫您先生总是不会错的。”

“好好好,不怪小珍儿如此疼爱于你,可惜咱家早已不收徒弟,今日来也只是还个人情,你有十日之期,咱家负责教你些运气法门,助你打通经络,至于武学一途,不怪我先言明,你已错过习武的最佳年龄,资质也平平,按我法门修习功力自会增长,延年益寿可得,但追求武学上的进境就难了。”

      秦子阙原本就没打算在武学上有什么作为,只是多一个保命的条件罢了。当下就称先生跪下磕了三个头,老太监侧身算是受了半礼,至于老太监的名号他没说秦子阙也没有问,只是以先生代称。

      老太监教秦子阙盘身坐好,气沉丹田,同时以手御气指引秦子阙体内气息走向。“你便按我真气所行运行先天之气,至于我留与你体内的真气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今日之内你便要将他化为己用”

     秦子阙按照法门运气觉得有滞涩的地方就求助老太监,果然日落之前将真气化为己用。只觉得身体轻快不少,昨日疲累也都不见踪影。

“不错,资质差了些但是悟性不错。明日我来之时你要凭借自己之力冲开这几重穴道”伸手拂过秦子阙几处大穴,秦子阙在运功是果然不够畅快。

      俱文珍回来之时秦子阙还在打坐练功,只是并不如白日那般自如。几处重穴被封,真气难以聚集,如同一盘散沙,心中越是焦虑,越是不通。俱文珍知道这些穴道要凭自身之力解开才能有所补益,若是成功秦子阙才算迈出修习内功的第一步。便也只是用手安抚秦子阙后背让他放松下来。

“义父?”见秦子阙醒过来了俱文珍便叫人布置了晚饭“习武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必心急。”

“可是先生要我明日之前冲破穴道”

“先生?你叫他先生?哈哈哈哈阙儿果然聪明伶俐,我就说这老家伙怎么肯如此助你,不必心急,吃了饭,义父与你细细的讲这其中关节。”



评论(12)
热度(58)

© 低音炮砸穿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